鼎丰:“白鲸号”飞驰

文章来源:翻东西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3日 00:01  阅读:1507  【字号:  】

不一样的风景

鼎丰

说起我的爱好,我最喜欢的就是绘画了,我学画画已将近有5年多了。画画水平可以说在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学生中,基本上算是优秀了。我的作品还获得过国际少儿画苑的金奖呢!

我家过年这次过得非常平常: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;腊八粥,喝几天,哩哩啦啦二十三;二十三,糖瓜粘;二十四扫房子;二十五,冻豆腐;二十六,去买肉; 二十七,宰公鸡;二十八,把面发; 二十九,蒸馒头;三十晚上熬一宿;初一、初二满街走。我们家好像就是看着来过的。

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我刚放学,谁知,老天爷开玩笑似的,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。我没带雨伞,可把我急坏了,我正想着急忙跑到屋檐下躲雨时,一位姐姐把雨伞撑到我的头上,并且说要送我回家,在路上,我们聊起天来。

在我浑浑噩噩的过去,我也常常在失败时忽略不甘的感觉。在课堂上举手回答老师总是会挑比我成绩更优异的那个人。我内心总是不甘的,但我知道确实是我不能够准确的回答老师的问题。因此我忽略了我内心的不甘,保持着原样。不过,我很少举手了。我并没有为我的不甘付出任何努力,我放弃了。

来到院子,我抓起小白狗,三下两下就把小白狗的胡子剃得一干二净了。我看着自己的杰作非常开心。心想:爸妈回来后,肯定会好好夸奖我一番的!

醒时,四周一片漆黑。寒冷,伴随着狂风袭来,我不停地哆嗦着。我试图重新站起来,可每移动一步,都伴随着一阵剧痛,让我难以忍受。我安静下来,默默地等待天亮。这是一个冗长的夜晚,朔风怒号着,天空中零零星星地飘下些许雪花。孤独与绝望中,寒冷与饥饿不断侵袭着虚弱的我。极度的劳累让我在这凄风苦雨中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


(责任编辑:公孙梓妤)